苏婷婷怀孕了,杜启睿高兴得全世界一下子都变得美好起来。

大家也为苏婷婷感到高兴。

苏婷婷和杜启睿本来打算接珍妮回去,顾若熙拉着苏婷婷坐下来。

“婷婷,你刚怀孕,头三个月是最重要的时候,就不要来回奔波了,你和杜启睿也搬来这边住,大家在一起也有个照应。”

“是啊婷婷,还有两天活动就结束了,我们到时候一起回去,也能帮忙照看珍妮。”慕容兰道。

慕容兰一直都很感激苏婷婷,是苏婷婷和杜启睿收留了珍妮,并且将珍妮照顾的这么好,了却了慕容兰一块心病。

席初云没有说话,但也赞同慕容兰的意见。

苏婷婷有点为难,先是看了看杜启睿,杜启睿赶紧说,“婷婷,这样也好!你刚怀孕,反应又这么强烈,我还没有经验,我很怕照顾不好你。”

留在这里,有顾若熙和慕容兰两个有经验的人,杜启睿的心里也踏实些。

不然每次苏婷婷想吐,他都有一种苏婷婷要将腹中孩子也一并呕出去的恐怖感觉,紧张个半死。

苏婷婷见杜启睿赞同,便悄悄看向陆羿辰。

陆羿辰和杜启睿的关系,虽然不再刀弩相见,到底是有宿仇的敌人,陆羿辰会赞同他们留下来吗?

校园里的短发女神清纯美丽

陆羿辰转身,一手轻轻搭在珍妮的肩膀上,低声对珍妮说,“走,带你去附近转转,别整日闷在家里。”

珍妮乖乖地跟着陆羿辰走了。

珍妮对陆羿辰一直都比较亲近,许是和她的亲生母亲塔丽一样,对陆羿辰有天生的好感吧。

陆羿辰将小王子也带走了。

苏婷婷一夜没睡,应该需要休息,家里这么多孩子,会很吵。

顾若熙笑着对苏婷婷说,“羿辰答应的!你别想太多,他没有那么度量小。”

苏婷婷看了看杜启睿,目光里透着几分责怪,杜启睿羞赧地低下头。

在容人的度量上,他确实不如陆羿辰。

关关也想和小王子一起走,但见席初云对她轻轻摇了摇头,关关只好乖乖地站在爸爸身边。

席初云可不放心,陆羿辰带着三个孩子出去,还能顺利带三个孩子回来。

他家的关关,只有放在他自己身边,他才最放心。

关关忽然变得这么乖,慕容兰还真有点不适应,慕容兰轻声问关关,怎么变得这么乖。

关关对慕容兰做个噤声的动作,“妈咪,小点声,不要吵到小宝宝,珍妮妈咪有小宝宝了。”

慕容兰揉了揉关关的小脑袋,“关关怎么知道不能吵到小宝宝?”

关关抿了抿小嘴,“妈咪怀着小宝宝的时候,爸爸天天告诉关关,千万不要吵到妈咪,会让小宝宝在妈咪的肚子里闹腾,妈咪会不舒服的。”

慕容兰看向席初云,席初云对她一笑,“我们回去吧。”

慕容兰和顾若熙告辞,杜启睿走了过来,将口袋里唯一剩下的一百块拿了出来。

“实在抱歉,去了一趟医院,只剩下这么多了。”

顾若熙笑起来,“我们现在真的应该好好研究一下,三家人九个人,一百块怎么过两天!”

慕容兰抓抓头,看向席初云,“这么艰巨的问题,向来不用我浪费脑细胞。”

席初云摊摊手,“还能怎么办!我没记错的话,今天中午十二点,我们的房费都到期了。”

顾若熙不禁脊背一凉,“一百块连一夜的房费都不够。”

怎么安置九个人!

杜启睿道,“我们来这里,带了帐篷!本来是打算去江边度夜,感受一下江边夜晚的星空。但自从来了这里,婷婷一直不舒服,帐篷还没用。”

“有帐篷!”顾若熙眼前一亮,看了看外面清朗的天气,“最近几天都是晴天!我们可以出去搭帐篷住。”

“地点呢?我们去哪里搭帐篷?去野外的话,晚上蚊虫多,孩子们肯定受不了。”慕容兰道。

席初云缓步走到窗前,看着楼下的小广场,唇角微微勾起。

席初云和陆羿辰一起站在公寓老板的面前谈判,他们只想借用一下公寓外面的小广场两晚,但老板说什么也不同意。

“你们这样很不符合规矩!我这里是公寓,做生意赚钱的地方,你们去外面搭帐篷,让客人见了,我今后的生意还怎么做,大家都去外面住帐篷好了。”

陆羿辰和席初云对视一眼,他们现在都有了一个同样的想法,抵押一件贵重物品,将小广场租下来。

但可悲的是,学校为了防止作弊,他们身上的贵重物品,不管是昂贵的腕表,还是身上的品牌服装,全部统统换成不值钱的杂牌子。

俩人难得达成一次默契,轻声对老板说。

“我看过你这几栋大楼的入住率,似乎只有三分之二还不到!”陆羿辰道。

“虽然每年也有赚头,但以这里的环境和性价比,完全可以赚更多。”席初云道。

老板看着他们两个,虽然他们穿着很普通,花销也很拮据,但两个人的气质和谈吐,还有身上与生俱来的贵气,足见是人中龙凤。

但老板还是不想听他们忽悠,“你们就别在我这里浪费时间了。我是做生意的,我也爱莫能助。”

陆羿辰和席初云不屑低笑起来,老板竟然藐视他们!

陆羿辰接下来说的话,直接将老板震撼住。

陆羿辰将这里三栋大楼一共多少层,总共有多少房间,每天大概有多少客流量,一年能有多少的入住率,全部预算了出来。

接着,席初云便将老板每年能在这里赚取的纯利润也预算了出来,竟然连老板和这座城市的高官有官商勾结,樱桃视频让性无处可逃才能有机会租下这里三栋大楼,受贿官员的大概数目也都估算了出来。

老板惊呆了,他们说的虽然不是完全正确的数目,但与他的账本相差无几。

老板对陆羿辰和席初云,连连称赞,不再觉得他们是忽悠了。

“二位真是好头脑!”老板由衷竖起大拇指。

顾若熙和慕容兰骄傲地笑起来,也不看看陆羿辰和席初云是什么人物,他们的头脑那是盖的吗?

陆羿辰和席初云又说一通,告诉老板如何做增加每年的收益。

老板听了后,对他们五体投地,不但答应将小广场借给他们,还拿了钱给陆羿辰和席初云,说是当作商业顾问的资费。

陆羿辰和席初云没有要那些钱,他们现在虽然很缺钱,但不会打破学校活动的规则。

一定会坚持到底,让孩子们懂得遵循规则的重要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