黄网站在线永久免费观看 顾若熙赶紧抱着小王子,先将小王子递给张也,这才跳下来,被张也一把抱住。

匆匆上车,张也赶紧开车飞驰而去,没过多久,后面便追出来好几辆黑色的车。

顾若熙没想到张也的车技这么好,几个漂亮的甩尾,然后穿过几条街,跟在后面的几辆车便成功被甩开。

之后,张也又带着顾若熙上了另外一辆车,弃掉刚才开着的那辆车。如此一来,追他们的人就彻底失去了追击的目标。

顾若熙不得不赞张也心细如尘,竟然早就安排好了一切,似乎连逃跑的路线都经过了精心设计,整个计划都很顺利,连丁点羁绊的障碍都没有。

就这样逃出来了,心里的重石头终于放了下来,长长松了一口气,就好像逃出了地狱一般,不住敲着惶惶不安的心口。

张也开着车在街上兜圈,不知去哪里,就问顾若熙。

“送我回家吧!”

“曼蒂姐,你现在回家的话,会很危险,他还会去找你。”张也说。

“可我不回家能去哪里?”顾若熙侧头看向一侧开车的张也。“你怎么知道我在那里?而且时间还赶的那么巧就来接应我?”

“是祁少告诉我的。”张也回头,对顾若熙斯文笑笑,便继续专注开车。

“哦,这样子啊。”顾若熙放下心底疑虑,回头看向后座位,一坐车就昏昏欲睡的小王子。

纯美彭雨荷优雅迷人

“给我找一家酒店吧,我暂时住在那里,”顾若熙说。

张也点下头,“也好,我知道一家酒店环境还不错,而且位置在小区中,比较隐蔽。”

“好。”

顾若熙疲倦的靠在座位中,真搞不懂自己现在怎么变成了要东躲西藏的情况。

终于找到那家酒店,环境确实不错,虽然在一个小区之中,这里的交通很便利,小区没有封闭。

选了一楼一个靠窗的房间,小王子靠在车里已经睡着了,顾若熙将小王子放在床上,给他盖上被子。

张也说去给他们买点吃的,就转身出去了。

没过多久,他就回来,提了一大袋的吃的放在桌上,“曼蒂姐,暂时住在这里,有什么需要,就给我打电话,不要随便出去,免得被陆少的人发现,到时候就很难再带你出来了。”

顾若熙顿有一种从一个牢笼跳到另一个牢笼的感觉,可现在也只能这样吧。否则就是还是回到陆羿辰那个牢笼中去,至少在这里,会让她嗅到自由的空气。

谁也不愿意被别人用强硬的手段关着,宁可自己逃出来藏起来,依旧和被关起来一样毫无自由,也不愿意被人以保护的名义囚禁。

“谢谢你张也。”

“曼蒂姐,你太客气了。”张也有些羞的扶了扶眼镜,红着脸低下头。

顾若熙拧开一瓶水,喝了几口,忽然问张也,“你和祁少是怎么认识的?”

在顾若熙的印象中,并不记得张也和祁少瑾认识。

张也的脸上没有任何异色,依旧笑得毫无起伏变化,却还是让顾若熙觉得说不出来的别扭。

“我也忘了我们是怎么认识的,不过我们都想救曼蒂姐出来。”

顾若熙盯着张也的脸看了半天,也没从张也的脸上看到什么过多的表情。也就觉得是自己多想了,跟张也认识这么长时间以来,他一直都是一个很贴心,而且还容易脸红的大男孩,有腼腆羞涩性格的人,怎么可能会心机不轨。

一定是最近心太烦了,想问题看东西总是扭曲,莫不是病态的有了抑郁症?都说熬夜的人消耗心血,容易让人的思绪变得负能量更多,看来以后得好好调养调养,这样下去很有损健康。

小王子睡了一下就醒了,看着一大袋子的泡面火腿肠兴趣缺缺,“妈咪我饿了。”

“你想吃什么?妈咪去给你买。”

“我想吃……”小王子眨着大眼睛想了又想,“徐奶奶给我煮的面,她会在里面放很多块牛肉,可香了!”

顾若熙飞了小王子一眼,“在这里去哪里找徐奶奶给你煮的面!赶紧说想吃什么?不说就没有了!”

“可是可是……”小王子想了想,嘟起小嘴,“那好吧!我就勉强吃个面包好了。”

顾若熙拿了一个面包给他,他干巴巴的咬了两口,就没了食欲,还给了顾若熙。

“附近就有牛肉面馆,不如带小王子去吃一碗吧!”张也笑着说。

小王子赶紧跳起来“好呀!好呀!”

“不行!”顾若熙直接拒绝,万一被陆羿辰的人发现,就白跑出来这一趟了。

“可是妈咪,我真的好想吃牛肉面,好想喝牛肉面里的汤,好香好香的!”

“我看你是想回去吧!你这个留不住的小叛徒,不要找理由了,吃什么牛肉面,总是饿饿的,肚子里是不是长虫子了,就不能忍一忍吗?”顾若熙点了一下小王子的小脑袋,小王子捂住头,委屈地扁着嘴。

“人家在长身体,当然容易饿嘛。”小王子哼了一声,赌气地不理她。

“这样吧,我去买回来大家一起吃。”张也笑着提议,小王子赶紧点头。

顾若熙也笑了,有点抱歉地对张也说,“又要麻烦你了。”

“曼蒂姐,不要跟我客气。”

张也出门去附近买牛肉面,特意让小王子的那一碗多加几块牛肉,还告诉服务员,一碗不放香菜,他记得顾若熙不喜欢吃香菜。等他提着三碗牛肉面回来的时候,打开门房门,房间里却没了顾若熙和小王子的身影。

张也便去问前台,可前台的人却说没看见她们母子出去。何况这里人来人往那么多,她也不能完全记得谁是谁。

张也忽觉不好,赶紧丢了牛肉面往出追,人来人往的街上,哪里还有顾若熙和小王子的踪影。

张也又往远处追了一段路,依旧没有顾若熙和小王子。

他焦急懊恼的神色,渐渐平静下来。

骤然捏紧的拳头,骨节根根泛白,眼镜后面的一双眼睛也紧紧眯起,唇角勾起一抹残佞诡异的浅笑。

“曼蒂姐,是怀疑我了吗?真是个很聪明的女人呢。”

他低低地笑起来,自有一副不怕顾若熙跑远的笃定神色,就好像顾若熙早已落入他的天罗地网之中,不管跑到哪里,都会找到她。

顾若熙一路抱着小王子,专找拐角偏多的街头走,拐了一个又一个的胡同,终于找到了一家小旅店,她便进去交了钱,选了一个偏僻的房间,抱着小王子进去赶紧将门锁紧。

小王子好奇地眨着大眼睛望着顾若熙,“妈咪,我们为什么要跑?”

顾若熙心慌的要命,“我也不知道,总觉得奇怪,说不出来的奇怪。”

“妈咪你是说,张也叔叔奇怪?”

顾若熙迷茫的摇摇头,她也不知道,她也说不清楚,张也到底是不是真的很奇怪。可是总觉得张也的笑意有些深,眼镜后面的眼睛有些看不清楚,尤其在她问张也,他和祁少瑾之间是怎么认识的时候,他竟然有了一瞬的迟钝。

一个小小的公司平凡职员,怎么会忘记和一个大人物是怎么相识的?

除了撒谎,便是他和祁少瑾根本就不认识。

可这就让顾若熙觉得更奇怪,既然张也和祁少瑾之间不认识,他怎么知道祁少瑾要带她出来?而且还在祁少瑾跟她约好的位置来接应她?

而更奇怪的就是,她已经逃出了陆羿辰那里,祁少瑾就在陆羿辰家的一楼,应该早就知道她已经出来了,为什么这一路上都没有给她打电话?甚至连一个信息都没有?

而且张也还带她去了酒店,这完全不符合逻辑。

若张也和祁少瑾是一伙人,应该率先通知祁少瑾才对!张也为何要打着祁少瑾的幌子,带她离开陆羿辰的别墅?

顾若熙越想心越慌,尤其她注意到,张也总扶着眼睛的手指,就在中指正中的位置,有一颗渺小的红色朱砂痣。

那正是她为何觉得塔丽中指上的朱砂痣眼熟的原因,因为不起眼,所以一直也没太真正注意,但张也总是用那只手扶眼镜框,还是在脑海里留下了浅薄的印象,才会觉得塔丽手指上的朱砂痣似曾相识。

为什么两个国籍的人,都会在中指上有一枚朱砂痣?如果说是巧合,未免太过离奇,难道他们之间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牵连?

顾若熙只觉得脚底好像蹿起一股寒意,汩汩上涌,流遍全身。

她赶紧拿出手机,拨通祁少瑾的电话,却一直都是不通,好像昨天晚上那样,只响着却没人接。她就又连续拨通好几遍,结果依旧没有人接。

她就手忙脚乱的给祁少瑾发短信,“怎么不接我电话?”

很快,祁少瑾的短信发来了。

“你在哪里?”

顾若熙眉头紧皱,为什么祁少瑾不接电话,只发信息?

她认识的祁少瑾,从来不会不接她的电话,每次都是只响一声两声,他就会第一时间接起,一副随时都在等待她电话的急切样子。

可从昨天晚上到今天,祁少瑾的电话就一直打不通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