陆千琪的婚礼准备在轻雪岛。

那是殷凯和乔轻雪爱情见证的地方,也是顾若熙和陆羿辰准备婚礼的地方。

席圣昱和陆唯惜的婚礼也在同一天,也在轻雪岛举行。

两对新人的婚礼,超前盛大,格外热闹。

不少媒体争相报道,这场盛大婚礼也成为各大板块的头版头条,备受大众关注。

殷梓瑜为了遮挡自己隆起的肚子,特意选择了一套较为宽松的婚纱。

而陆唯惜的婚纱,自然是顾若熙亲手为她设计,而设计图的雏形,正是席圣昱和陆唯惜自己设计的那一款。

婚礼举行前夕,陆唯惜和殷梓瑜一个化妆间,陆唯惜不住原地打转,紧张的盯着时钟。

她一边盼着时间快点倒来,一边又盼着时间慢一点。

“笑笑姐,我真的好紧张,好紧张……”陆唯惜捂住心口,不住深呼吸。

殷梓瑜淡定地笑了笑,“有什么好紧张的。”

殷梓瑜抓紧裙摆,遮挡住自己不住打颤的双腿,努力在脸上扯出最得体的笑容。

端庄秀丽

陆唯惜倒了一大杯水,咕咚咕咚喝下去,这才觉得乱跳的心脏稍稍平息了一些。

“我也不知道我紧张什么,就是感觉好紧张,笑笑姐你就一点都不紧张。”

殷梓瑜望着镜子中的自己,轻轻摇摇头,“不紧张。”

陆唯惜深呼吸,继续深呼吸,“好!我也不紧张了!”

花花朵朵捧着新娘手捧花进来,“时间要到了,笑笑姐,唯惜姐,我们要出去了。”

花花和朵朵都搀扶着殷梓瑜,她现在怀着身孕,陆千琪特意交代了一遍又一遍,一定要扶住殷梓瑜。

陆唯惜的裙摆是拖地款,由于太紧张,敢跟鞋的鞋跟直接绊在裙摆上,若不是花花拽了她一把,真的要摔倒在地了。

“我是真的太紧张了!”陆唯惜继续深呼吸,可还是无法缓解。

朵朵拿出一块巧克力,“巧克力有镇定的作用,吃一块吧。”

陆唯惜赶紧夺过巧克力,吃了一块又一块,这才站稳脚步,稳定心神一步步地走出了化妆间。

走廊里铺着火红的地毯,地毯上洒着白色的玫瑰花瓣,花香扑鼻而来,让人觉得嗅到了爱情的味道。

这场婚礼,邀请了很多人到场,向来鲜少有人的轻雪岛,一下子人满为患,热闹非凡。

董天磊和麦亚琪带着他们的儿子董林卿,也来了婚礼现场。

董天磊走到陆羿辰面前,笑着说,“你又嫁女儿,又娶儿媳,双喜临门,我可不知道需要准备一份什么大礼送给你。不过我准备了另外一份大礼,绝对让你认为是所有礼物中,最好的一份。”

“新任市长居然这么小气,贺礼都不想准备。”陆羿辰揶揄了一句。

董天磊笑着继续卖关子,“相信我,送给你的这份大礼,绝对比任何贺礼都让你满意。”

“我拭目以待。”陆羿辰举了举手里的香槟。

夏紫木和乔沐风早在前一天就登岛了,现在婚礼马上开始,他们却找不到乔俊鸣,正在四处寻人。

“慕慕到底跑哪里去了。”乔沐风有些焦急。

最近乔俊鸣的心情很不好,经常喝酒,昨天晚上又喝了不少,在岛上真的很危险。

“先去找席关关,就能找到慕慕了。”夏紫木无奈地耸耸肩。

乔沐风顿时醍醐灌顶,赶紧去寻找席关关。

席关关现在当然跟在父母的身后,对那些前来贺喜的宾客一一回礼。

乔俊鸣果然在席关关出现的不远处,坐在一张椅子上,视线一直锁定在席关关身上出神。

今天的席关关穿了一条浅蓝色礼裙,包裹她纤细的曼妙身材,格外的高挑美丽。

乔俊鸣不禁看得有些痴了。

乔沐风忽然出现,挡住了乔俊鸣的视线,“慕慕,有些事,还是拿得起放得下,更像个男人。”

乔俊鸣默默点了点头,站起身,转身向着会场外走。

他这几天也一直联络过席关关,但她的态度一直都很坚决,她说她一直将他当成弟弟,和席圣昱一样的弟弟,根本没有丝毫男女之情。

乔俊鸣真的很伤心,但他也不想继续纠缠下去,让席关关彻底反感他。

就在乔俊鸣即将走出会场的时候,花花大声喊了他一声。

“大家都忙成这个样子了,你还不过来帮忙!快点将那个花篮搬过来,放在这里!也不知是谁,居然将这里的花篮搬走了。”

乔俊鸣正想找点事情做,分散一下自己的注意力,便跟在花花身后一直奔忙。

陆千琪站在红毯的另一端,望着一袭雪白婚纱的殷梓瑜,眼里噙满了笑容。

殷梓瑜捧着一束粉玫瑰,也望着他,眼底噙满了幸福的甜蜜。

站在陆千琪身边的席圣昱,不住问陆千琪,“千琪哥,你紧张吗?我好紧张啊。”

陆千琪用眼角余光,淡淡地瞥了席圣昱一眼,悄悄握紧拳头,忍住心底深处的紧张。

“有什么好紧张的!婚礼的策划将流程不是早就给过你了。”陆千琪淡漠道。

“可我还是好紧张!千琪哥,我接下来,要怎么做?才能不紧张?”席圣昱深呼吸了一下。

“我也第一次结婚,怎么知道!”陆千琪又瞥了席圣昱一眼,看向红毯那一端的殷梓瑜。

朵朵一直搀扶着殷梓瑜,花花则在台前台后忙碌,身后跟着乔俊鸣。

董林卿对朵朵招招手,然后比划了一下,示意朵朵的脸有点脏。

朵朵对董林卿笑了下,赶紧擦了擦脸颊。

就在婚礼即将开始的时候,一个又高又帅气的男人走了过来,直接从朵朵的手里,将殷梓瑜的手接了过来。

他穿着一套浅灰色的西装,高挺的鼻梁,浅蓝色的双眸,美得好像妖孽一样,轻轻一笑,便让所有人的视线,全部投注在他的身上。

陆千琪的心口猛然一滞。

虽然多年不见,但陆千琪还是一眼就认出来,那个男人正是杰林斯!

当年和殷梓瑜一直关系颇受争议,当事人却从来不出来解释一句,也是陆千琪心底的一根隐刺。

席圣昱莫名觉得周围有点冷,不禁打了个冷战,看向陆千琪。

“千琪哥,你不觉得有点冷吗?”当席圣昱发现陆千琪的一张黑脸,终于明白冷气的来源地,正是陆千琪的周身。aⅴ国产影视在线视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