禛悠悠一听,立刻为难了。

“钥匙?肯定是在楚王身上。”

王后哭哭啼啼的时候,说是楚王亲自带楚荡去了宝库,还说什么只有楚国君主,才有资格知晓这个秘密。

显然,钥匙应该是楚王自己亲自保管。

公孙牧指着羊皮纸解释:“如果没钥匙,人一旦碰到大门的锁头,便会触动里外的机关,万箭齐发,即便是轻功再好的高手,也难逃一死。”

禛悠悠心有不甘,嘀咕:“不管怎么样,我不会轻易放弃。”

他宠溺微笑,牵住她的手。

“我也是不轻易言败的人。不过,我们现在都在楚国,身份不容曝光。既然猜想是楚王自己保管,那便让人秘密窥视他,看看能不能发现什么蛛丝马迹。”

禛悠悠应好,心里却有些焦急。

“离咱们大婚只剩半个月了,路上和备嫁还得几天时间……”

“不怕。”公孙牧哄道:“心急吃不了热豆腐。反正宝库就在那里,又不会跑。我们大可完婚后,再悄悄来这边谋划。”

禛悠悠笑了,道:“也行!这是我们暂时遏制楚王的唯一途径,万万不能放松,迟早都得争取到。”

缤纷多彩少女

公孙牧搂住她的肩膀,低声:“阿全的轻功极好,监视楚王的任务分配给他。”

“一个人太辛苦了。”禛悠悠道:“潜入守卫森严的楚宫,精神高度紧张谨慎。不是一天一夜就能完成的事,得找多两个人替换。”

“好。”公孙牧答应了。

阿全听帮主说了禛悠悠的顾虑,心里乐滋滋的。

“李庄主很体恤下属。这一阵子我们跟云墨山庄的人接触多了,发现他们做事十分认真拼命,起初咱兄弟还以为是李庄主领导有方,后来发现更重要的是李庄主待下属们又亲切又大方,下人们都死心塌地为她做事。”

几个统领先后都笑了。

“李庄主如此贴心大方,咱帮主以后就有福了!”

公孙牧看着一个个笑容满面的下属,暗自激动不已。

这些兄弟跟随他出生入死多年,她能很快得到兄弟们的认可,是她的本事好,也为他赚足了面子。

几个轻功最好的下属,先后潜入楚宫,秘密窥视楚王。

土老鼠一行人则按照山形,先后挖了三条靠近宝库的密道。

禛悠悠和公孙牧反而空闲下来,每天都亲密腻歪在一块,偶尔乔装打扮,出外游玩。

一转眼过了五天,宫里终于传来消息。

阿全苦笑解释:“钥匙是黄金做的。楚王那厮每天都将那钥匙挂在胸前,就连洗澡沐浴也不敢解下。属下们一直苦寻不到机会下手啊!”

公孙牧忍不住皱眉,问:“一天十二个时辰都没解下?”

“是。”阿全尴尬低声:“就连嫔妃侍寝,那厮也挂着。”

公孙牧为难道:“他如此谨慎,即便我们能偷走,估计不到半个时辰,他便会发现。到时即便我们能打开地下室,也难逃楚国重兵追捕。”

禛悠悠精致的眉头紧皱,托着下巴。

“再想想其他办法吧。最好是神不知鬼不觉偷走,不然后续麻烦太多!”秋葵视频安卓扫码下载,秋葵视频app安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