樱花直播破解版入口 “你什么意思?”席雨轩脸上闪过丝仓慌的惶色,再次松了松脖子上的领带结,底气不足地问道。

   阮瀚宇伸手轻弹了弹西装上面的一处灰尘,非常好心情地耸耸肩,无辜地说道:“没什么意思呀,我呢不过是一介商人而已,能做什么事呢。”

   说完,嘴角处浮起丝蔑笑,很郑重地警告道:“席厅长,自古以来,多行不义必自毙,这想这个道理你也应该明白吧,劝你还是及早收手,免得罪孽太过深重了,当然了,你做过的那些事,我都已经给你一桩桩记下了,这笔帐早会要清算的。”

   阮瀚宇说完不再看他一眼,轻松淡定地从他面前走开了。

   席雨轩被他一顿教训后,愣了半天都还没有回过神来。

   好久后,情绪怏怏地回到了包房,竟然忘了刚刚出来是为了避开云霁打电话的了。

   “是他们来了吗?”云霁优雅地坐在沙发上,看到满脸阴沉的席雨轩走进了包房,用手抹开了额前的青丝,笑意吟吟地问道。

   席雨轩被啤酒熏得微醉有些泛红的脸,明明刚刚出去时嘴角处都还是得意的微笑,可在遇见阮瀚宇后,再回来脸上竟有些灰败,连心情都变了。

   “无知之辈,做垂死挣扎。”他恨恨骂道。

   云霁冷眼看了他一下,“雨轩哥,话可不能这么说,瘦死的骆驼比马大,就算他再不济,再怎么被我们整垮掉,也还有说不清的财富,海洋之星,你可知道这个宝物吗?那价值可是无可估计,传说中,古时候有个小国因为失去它而丧国了,而谁能得到它,谁就能坐拥江山,这可不是一个一般的宝物了。”

   “你也知道海洋之星?”席雨轩的脸上变色,眼眸里射出一道清光,惊疑不定地问道。

   “当然知道了。”云霁不理会他的怪异,淡淡说道:“当年,在法国竞拍时,无数人都想得到它,可最后谁都得不到,主办方竟然会莫名其妙地撤销了竞拍,后来我们才听说是吴兰夫人利用了政治身份在暗中买下了它,并且把它送给了阮奶奶了,这个事情当年那可是广为流传的。”

   雨天伞下女孩纯美动人

   席雨轩的眼眸眯了眯,“这不过是流传而已,你怎么见得就是真的?”

   “我也不愿意承认这是真的,可这事不光我知道,乔安柔也是知道的,曾经为了得到它,屡次派人到阮奶奶的卧房里搜索,最后还是没有结果,我可听说,阮氏公馆里有规矩:这宝物只能传承给长孙当家媳妇。”云霁的眼睛盯着阮氏公馆一辈子,所有关于阮氏公馆的事,她都牢牢记得,别提这么价值连城的珠宝了。

   “那你的意思是,现在这宝物在木清竹的身上了?”席雨轩不可置信地问道。

   “嘿嘿。”云霁不可捉摸地笑了起来,“我说席厅长,你不会真傻吧,现在阮奶奶病危,说不定马上就要离世了,这样的宝物,难道不应该早就交给木清竹了吗?那你进到阮氏公馆到底是为了啥?难道不也是为了这宝物吗?”

   席雨轩的脸上再度变色,这女人果然是太自作聪明了。

   可话又不得不说回来,现在席家选举后,最需要的是什么?还不是钱吗?

   如果有钱又何必要去贩卖那些军火?那是既危险又犯罪的事,谁会愿意去冒那个险,而且选举成功的话,后期他们已经决定金盆冼手了,那往后的钱又从哪里来?现在反腐严重,贪污受贿的事,席泽尧是不会那么傻到去干的,那就只能是另想办法了,如若能得到这个人人艳羡的宝物,不仅身价会大涨,后顾之忧也会解决的。

   这当然是他们席家的意思,但这些他们可从来都没有说起过,自信隐藏得很好。

   可这样的话从云霁的嘴里说出来时,真让席雨轩感到被人偷窥到了心事般的难堪,甚至是愤怒。

   “这么说,你这么想得到阮瀚宇,也是为了这个宝物吗?”他阴沉着脸问道,这个女人有很多想法都是不切实际的,甚至是脑残的。

   云霁呵呵一笑,“宝物吗,谁都喜欢,但我却不一定要拥有,你也知道我的目的就是把阮瀚宇整跨,然后让他来求我,拜倒在我的石榴裙下。”

   这样的话简直要让席雨轩笑掉大牙,但他极力忍住了内心的厌恶,对她的荒唐嗤之以鼻。

   也不想想,阮瀚宇会是这种人吗?

   会是那种向女人乞求爱的男人吗?

   不可能!

   当然除了木清竹。

   席雨轩越来越清醒地意识到,面前的这个女人心态已经变了,彻头彻尾的变态了!她在做着黄粱美梦。

   不过这关他什么事呢。

   不管如何,他现在需要利用她来牵制住阮瀚宇的后院。

   如果阮瀚宇真的联合了巫简龙,那么她还是有利用价值的。

   阮瀚宇走进包房时,木清竹已经按照他的喜好点好了饭菜。

   木清竹抬头看到了阮瀚宇脸上的气色还不错,大概知道,他与席雨轩的口舌之争,他应该是完胜,席雨轩从他这里那是讨不到半分好处的,这点木清竹很清楚。

   明争暗斗,那是避不过去的,只要不过份就行。

   “清竹,今天吃完饭后,我们先回君悦公寓去吧。”阮瀚宇边吃着饭,边给木清竹夹着菜。

   木清竹的筷子停留在半空:“为什么,现在不是要替奶奶守夜吗?奶奶有可能随时会走的。”

   “不在乎这一时半刻的。”阮瀚宇继续给她夹着菜,淡淡地说道。

   木清竹想了想,点点头。

   君悦公寓里。

   木清竹端坐在沙发上,拉着阮瀚宇的手,很认真的问道:“瀚宇,你知道‘海洋之星’吗?”

   阮瀚宇背靠着沙发闭目坐着,昨晚与歹徒追斗了一晚,非常疲累,吃过饭后,他就想带木清竹到君悦公寓来休息会儿后再回墨园,当下听到木清竹提起了这个,不由睁开了眼睛,望着她。

   “你怎么会想到问这个的?”他有点奇怪地问道。

   木清竹的眸色深重,“瀚宇,‘海洋之星’是阮氏公馆的镇家之宝,对吗?”

   阮瀚宇坐直了,“清竹,‘海洋之星’只是个传说,我们阮家并没有的。”

   他打小在阮氏公馆长大,从来没有听家里的大人说过有这个宝物,传说倒听了不小,因此他根本就不相信。

   木清竹这才明白了,原来阮奶奶并没有把这个镇家之宝告诉给家里的人,甚至连他这个家主也不知道。

   应该是财不露眼吧,毕竟知道的人越少越好。

   而阮奶奶豪无条件的把海洋之星给了她,这对她该是多么的信任与厚爱呢,想到这儿,她的眼睛湿润了。

   “瀚宇,‘海洋之星’这个宝物是有的,奶奶还在我们没有复婚前就把它给了我,我已把它珍藏起来了。”木清竹偎依进阮瀚宇的怀里,认真的说道。

   阮瀚宇的脸上先是惊诧的表情,尔后就平静了下来,伸手搂住了她,取笑着:“清竹,看来奶奶是真的对你好呀,胜过我这个亲孙子呢。”

   木清竹瞅了他一眼,“瀚宇,我的还不是你的吗?”

   “那倒是,这辈子你都是我的人了。”阮瀚宇笑笑,相当的自豪,尔后又认真地说道:“老婆,‘海洋之星’是无价之宝,不知道有多少人觑予着,但外界都只是流传着我们阮氏公馆有这么个宝贝,至于到底有没有,谁都没有见过,我想奶奶单独交给你,甚至连我这个家主都没有告诉,肯定是有她老人家的用意的,那好好拿着就是了,可不要对任何人说起,这样的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。”

   “我知道的。”木清竹很认真地点了点头,“放心,我是阮氏公馆的当家人,会保管好这个宝物的。”

   奶奶那天亲手交给她时,就曾经说过,这个宝物是阮家的镇馆之宝,只能交给当家的媳妇传承,那么这个宝物一直都没有交到季旋的手里,显然阮奶奶是真心不看好季旋的。

   那,阮沐天与阮沐民是不是也如阮瀚宇一样都是被蒙在鼓里呢。

   “老婆,我们先趁此机会好好睡一觉,马上就要回墨园了。”阮瀚宇打着呵欠,伸手抱起她朝着卧室走去。

   “对了,昨晚我打电话给妈妈了,说好今天上午去接她来阮氏公馆的。”木清竹看到他脸上疲倦不已,不忍心再去搔扰他了,只得把有些疑问都收进了肚子里,可昨天她确实打电话告诉李姨了,今天会去接她们,只是大清早的就被这突发事件忙忘了。

   阮瀚宇愣了下,立即说道:“那我们睡醒后就去接妈。”

   “好。”木清竹想到他确实很累了,就点了点头,二人很快就沉入了梦乡中。

   他们是被一阵激烈的电话铃声惊醒的。

   “喂。”阮瀚宇睡眼朦胧,声音有些沙哑地接通了电话。

   “瀚宇,在哪儿?”阮沐天的声音很严肃。

   “爸,我……”阮瀚宇的声音还带着浓浓的睡意。

   “瀚宇,带着清竹立即回来。”阮沐天不等阮瀚宇发声,立即干脆地说道,然后挂断了电话。

   阮瀚宇听着耳朵边嘟嘟的电话铃声,愣住了,睡意消退了不少。

   “瀚宇,怎么了?谁的电话?”木清竹也爬了起来,小脸睡得红红的,睁着朦胧的睡眼问道。

   阮瀚宇伸手摸了摸她的脸:“老婆,爸叫我们快点回家。”

   快点回家?

   木清竹呆了下,猛然间站起来,动作迅速地穿起衣服来。

   “瀚宇,可能是奶奶不行了,我们要快点。”这个时候阮沐天打电话来催他们回去,除了奶奶不行外,还能有什么其它急事吗?木清竹实在想不出来。

   经她这么一说,阮瀚宇似乎也警醒了,二人都开始快速穿起衣服来,慌忙朝着外面走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