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堂课刚结束,众人还没散干净。何况洛凌早就是众人关注的焦点,刚才就都留意着洛凌和那师兄的对话呢。

  风芸听后轻笑一声,仿佛是自言自语,但声音很大地说道:“这种事情都不懂,整个修仙世家中,也就林家能出这种人了。”

  风玄没阻止风芸,也是暗自失笑。

  另一世家的男孩则上前,很热心,也很显摆地要和洛凌详细讲解一下这事情。他妹妹一把拉住了他,不满地说道:“这位师兄都说了,明长老上课会说,哥哥你多此一举做什么?我们快去修炼室,将师兄讲解的内容巩固一番吧。”

  洛凌对男孩笑了笑,可谓是一笑倾城,让男孩脸都红了。

  男孩的妹妹更生气了,拖着自己哥哥往外走。

  其他人也想要献殷勤。修仙之人本就早熟,他们进入凌天宗前,还有人被家族叮嘱,要想办法和洛凌定下关系,将来好结亲,自然是对此非常热衷。

  风芸看着生气,当下就冲洛凌嚷道:“这里是凌天宗,可不是你那炉鼎世家,也不是那合欢门,你最好收敛点,别败坏了凌天宗的名声。”

  洛凌冷了脸,直视风芸。

  风芸不甘示弱,继续说道:“我还真是奇怪了,你怎么没去合欢门呢?那里才适合你啊。”

  合欢门也是修仙界的一个门派,和彩墨阁一样是纯女子门派,但那里面的女子修炼的都是双修功法,采阳补阴,是一种邪法。她们不招惹修仙之人,修仙之人也避着她们,任由她们在凡间找冤大头当采补对象。

  林家是炉鼎世家,名声虽不好,可也算是正派中人,合欢门就是纯粹的邪派了。

   白嫩露脸清纯甜美萝莉湖边芦苇写真

  这个位面修仙界的正邪两派目前保持着一种井水不犯河水的状态。邪派的人不求飞升,只求增进修为,能寿与天齐,潇洒地活个千秋万载。正派中人则是想要证道飞升,追求更高境界。正派虽然没有对邪派干净杀绝,但也看不起邪派,若是正派子弟入了邪派,那就是自甘堕落,一些正派还会清理门户。

  风芸拿合欢门说洛凌,就是直接在侮辱洛凌了。

  洛凌没理风芸,看向风玄问道:“这是她自己的意思,还是你风家的意思?”

  风芸被无视,脸色铁青。

  风玄挑眉,“你是什么意思?”

  “若是她自己的意思,一个蠢货的胡言乱语我自然不予计较,若是你风家的意思,我自会禀明师父和家族,让他们出面处理。”洛凌不咸不淡地说道。

  “林素素,你说什么?!”风芸恶狠狠地瞪着洛凌。

  洛凌只等风玄回答。

  风玄沉了脸,抿起唇不回答。他知道这事情闹大,林家做不了什么,可依照紫曜真人的为人,肯定会为秉公处理,到时候他也讨不得好,紫曜真人极有可能认为他没有同门之情,自此对他冷淡下来。

  这是各大门派和各大世家之间博弈的惯例。

  门派希望弟子们全心全意为门派效力,世家则将门派当做踏脚石,送子弟们进去只是去学习、去借势、去争权夺利,将门派变成自己家族的延伸。师门重要,还是家族为先,是他们这些世家子弟都要面临的选择。

  紫曜真人也出身于世家,却一直以凌天宗为先,连原本的性命都舍去了。他当然希望名下弟子和他一样,是以凌天宗为先,撇开自己的家族。

  风家对风玄寄予厚望,若是风玄刚进凌天宗第二天,就被自己的师父、被凌天宗掌门给判了死刑,那风玄将来的前途堪忧。

  风玄知道该如何选择,可他心高气傲惯了,洛凌这么施压逼迫,他不可能低头。

  洛凌微笑,“原来如此。我明白你的意思了。”

  其他人大气都不敢出一下。年纪小的自不用说,年纪大的,包括那位给他们授课的师兄,都有些震惊,没想到洛凌会这样轻易地将了风玄和风家一军。

  洛凌抬脚就往外走,在她即将离开时,风玄开了口。

  “师妹,请留步。”

  洛凌停下,转头,好整以暇地看着风玄。

  风玄对风芸命令道:“给师妹道歉。”

  风玄不甘心,风芸更不甘心了,直到将下唇咬出血来,才张了张嘴,嘟囔道:“我就是随口说说,她怎么这样小心眼……”

  洛凌二话没说,继续往外走。

  “住口!”风玄大怒,看向风芸的眼神里已经带了杀气。

  风芸一个激灵,几乎是恐惧地看着风玄。

  “道歉!”风玄还是个孩童模样,气势却是惊人。

  他自小受的教养和风芸不同。

  风芸只当是洛凌向掌门告状,到时候风家不过是费些功夫抹平此事,她也只是被家中长辈斥责。这对风芸来说已经是天大的委屈和吃亏了,现在还被风玄这样喝斥和威胁,直接两眼一红,两行泪流下来。

  风玄此刻恨透了这惹事的堂妹,见她蠢笨不堪,之前口无遮拦,后来不知轻重,现在还这样冥顽不灵,当即就一甩袖子,“既然你不听劝,此事我会禀明家里和你师父,将你交由他们管教。”

  风芸听到这儿,倒是松了口气。交给家族和师父管教,还能怎么管教?当然是高高举起,轻轻落下。这事她从小到大是见惯了。

  洛凌也知道这其中弯弯绕绕,可她更知道这件事的重大作用。所以她没说话,也没按照凌天宗定下的作息表去修炼室巩固这堂课所学内容,而是直接去找了紫曜真人。

  其他人还当此事已经了结,到了修炼室,也是每个人单独一间,他们完全不知道洛凌去了其他地方。

  等他们练熟了凌天宗的基础功法,去食堂吃饭,才发现风家兄妹不见踪影。下午上课的时候,风家兄妹仍然没到,只有洛凌从容坐在教舍内。

  众人各怀心思,上课时间到,那位明长老进入课堂,别有深意地看了眼洛凌,这才开始讲课。

  修仙界历史漫长,这课程开设的意义是为了增长弟子们的见闻,别在外历练的时候,有眼不识泰山,得罪不该得罪的人,或是没有眼力见,入宝山而空回。

  明长老显然是听说了上午发生的事情,所以这堂课特地讲了修仙界功法的演变。

  修仙界的功法互相影响,那是从一万三千年前就开始的事情。那时候有一个小秘境发生了动乱,其中妖兽冲出,祸害凡间和修仙界,修仙界众人联手迎敌,也就开启了功法交流的先河,每家都受益匪浅,对功法做了改进。此后,对于功法的改进就没断过。到了现在,普通功法都变得异曲同工。优乐美在线直播